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护民印刷图库118 > 正文
护民印刷图库118

借俄烏衝突強行加戲日本政客暴露了什麼野心

发布时间:2022-08-02 浏览次数:

  俄烏衝突升級以來,日本外交高度活躍,首相岸田文雄3月初訪問印度和柬埔寨,4月29日至5月6日訪問印度尼西亞、英國、義大利等歐亞多國。日本在緊隨西方發起對俄制裁的同時利用各種雙多邊場合借題發揮,將烏克蘭危機與亞太地區強行掛鉤,密集炒作渲染“東西方對立”“中國威脅”等謬論。部分日本政客渾水摸魚妄圖推動日本重新成為“亞洲軍政大國”的野心,值得各方警惕。

  5月4日,義大利總理德拉吉(前右)在羅馬迎接到訪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前左)。新華社發(阿爾貝托林格利亞攝)

  2014年烏克蘭危機爆發後,當時的日本安倍政府將維護日俄關係放在首位,採取了低調中立態度。8年後,岸田政府一改其道,在對俄烏衝突定性、對俄制裁等方面對西方亦步亦趨。這一轉變,既是日本政壇日益消極的“新冷戰”認知使然,也體現出日本徹底甩脫“二戰戰敗國”帽子的強烈投機心態。

  近年來,在中美博弈背景下,部分日本政客鼓吹東西方陣營全面脫鉤、對峙的“新冷戰”不可避免,日本應成為西方陣營在亞洲的“急先鋒”或“橋頭堡”,與西方共同維護“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日本將俄烏衝突定性為“侵略”,稱其“可能演化為二戰以來世界和日本最大的危機”,有意通過對俄強力制裁施壓來標榜日本對西方陣營貢獻,換取美歐對日本“大國身份”的認可。

  一方面,日本借機力推聯合國安理會改革,為“入常”搭橋鋪路。岸田文雄聲稱,俄羅斯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卻“公然嚴重違背聯合國憲章”,而其擁有的“一票否決權”導致聯合國與國際社會無法有效約束其“發起戰爭”,這説明“舊的聯合國秩序已不能滿足當前要求,應該建立新的國際關係框架”。

  另一方面,日本有意利用美歐無暇東顧之際,推動西方陣營將其確立為亞太地區的“代言人”,以拓展地區影響力,圍堵遏制中國。為此,日本一邊在歐洲耍弄“偷梁換柱”伎倆,大肆炒作臺海風險,通過“綁定中俄”兜售“危機敘事”,妄圖將台灣問題“烏克蘭化”,一邊積極遊説拉攏印度、東南亞、中亞及大洋洲國家,勸説其“選邊站隊”追隨西方立場,甚至不惜砸下大筆援助。

  3月24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北約總部,人們觀看螢幕上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法國總統馬克龍出席七國集團峰會合影儀式的畫面。新華社記者鄭煥松攝

  日本借題發揮的另一動因,在於進一步突破和平憲法對日本使用與發展軍事力量的約束,繼續向成為“能戰、願戰”的軍事大國目標邁進。

  首先是拓展軍事安全領域的活動範圍。3月初,日本政府以“烏克蘭應對國際秩序面臨的威脅等同於維護日本安全”為由,突破“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向烏克蘭軍隊提供軍事物資支援。自民黨利用俄烏衝突給日本國民帶來的恐慌心理,力推旨在架空“專守防衛”原則的若干議題,如發展能夠先發制人的“反擊能力”、將軍費佔GDP比重增至2%。以安倍為代表的部分右翼政客甚至提出要修改“無核三原則”以仿傚北約模式同美國展開“核共用”,或在日本境內引入陸基中程導彈等,其“再軍備化”的躁動心態昭然若揭。

  其次,緊鑼密鼓推進修憲。日本憲法第九條規定,日本“永遠放棄以國家主權發動的戰爭,為此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修改這一條款、實現所謂“國家正常化”是自民黨多年以來的夙願。俄烏衝突大大助力了自民黨在修憲問題上的輿論造勢。今年3月,岸田文雄將修憲列為自民黨在今夏參議院選舉中所用選舉綱領的重點項目,表示力求“儘早實現”。5月初《朝日新聞》的輿論調查顯示,支援修憲的民眾比例達到56%,創下歷史新高,主張修改“專守防衛”原則的民眾也超過半數。

  此外,岸田文雄亦有意借俄烏危機樹立個人政治形象,為未來長期執政奠定基礎。

  俄烏衝突使日本看到了提升國際地位、搖身變為“國際秩序守護者”的所謂機遇,但在現實面前,這一迷夢註定不堪一擊。

  一是日本誤判了西方陣營的團結程度與自身的地位。3月底,歐盟通過“戰略指南針”行動計劃建立獨立的快速反應部隊,表明歐洲追求“戰略自主”的努力從未停止,所謂“美日歐對陣中俄”的“新冷戰”純屬日本一廂情願。而日本對美國的亦步亦趨,所換來的也僅僅是美國的“口頭鼓勵”。上世紀末美國對日本的經濟打壓殷鑒未遠,在實際利益面前,日本不過是美國的一枚用之即棄的棋子。

  二是日本誤判了自身在亞洲國家中的影響力。大多數亞洲國家首要關心的是本國和本地區的和平與發展,既無意在俄烏衝突中選邊站隊,也無意向美國提出的大國競爭版“印太戰略”靠攏,更沒有興趣接受日本作為代表西方陣營的“領導”。前有從未徹底反思的侵略歷史,後有不顧鄰國安危的核廢水排放,即便日本引入域外勢力“撐腰”,也並不能使其成為“負責任的鄰居”,只能使之在挑唆地區分裂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三是日本誤判了本國在“陣營對立”中的承受力。姑且不論地緣上的脆弱性,日本作為市場和原材料都高度依賴海外的外向型經濟體,更大規模“脫鉤”將使本國企業與工薪族成為首當其衝的受害者。俄烏衝突衝擊下,日本能源價格飆漲,帶動整體通貨膨脹達到三十年來最高水準,已有十余家電力公司破産。日本經濟已然在少子高齡化、政府債務高企等多重壓力下步履維艱,此時強行擴充軍費不啻雪上加霜。日本部分政客沉醉於渲染“新冷戰” 實現“大國化”的美夢,但對於普通日本百姓而言,那將只會是一場噩夢。(作者: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研究所副研究員孫文竹;編輯:孫萍、魯豫、王申)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